燕子文学

首页 人生无悔曾少年
字:
关灯 护眼
燕子文学 > 人生无悔曾少年 > 第二十一章:烤烟生活

第二十一章:烤烟生活

        前面已经交代过张浩家以种植草烟为生,而七,八月份又是最忙的时候,张浩在家连玩手机的时间都很少有,更不提看书了。

        凌晨四点,张浩就得起床,帮母亲蒸馒头。烤烟首先要将草烟从地里运回来,然后再用烟竿将一片一片的烟叶穿起来,最后在会送到烤棚里进行烘烤。夏天本来天气就热,到了中午炙热的阳光更是毒辣,人呆在太阳下几分钟都受不了,更不要提干活。

        所以,为了赶在中午之前将坡上的烟叶全部运回来,早饭都是在地里解决。早上起来蒸好馒头,等到十点钟左右再烧一把火热一热,然后连带着茶水,一齐送到地里去。

        早上五点,天刚蒙蒙亮,三轮车的轰鸣声已经响起,父亲驾着车,迎着残星,行驶在山间的路上。山里的清晨自然而又清新,静谧而又美好,才起床的太阳也才刚刚冒头,但父亲却无暇欣赏这许多人跋山涉水只为一睹的日出,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生活的重担已经让刚刚过不惑之年的他背已经有些弯了。

        祖祖辈辈都是在这地里刨食,父亲也不例外,他的命运已经如此,只能认命。父亲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让张浩和张浩的两个妹妹今后不用再向他一样一生在地里刨食,不求子女能出人头地,只愿他们能安安稳稳地过完这一生,这辈子就再也没有什么遗憾。

        母亲则交代张浩一些事情后,便从牛栏里牵出那几头牛,沿着三轮车留下的痕迹,紧跟着走去。牛铃响彻在山间,母亲的呦喝声吵醒了那些正沉浸在美梦中的鸟儿,它们叽叽喳喳地叫着,向母亲宣泄着心中的不满。

        张浩也闲不下来。他叫醒了熟睡的大妹,让她赶紧去菜地里摘菜,而他着背着背篓,来到煤堆前,一铲一铲地向背篓里铲着煤。

        另外几个烤棚里的烟正是关键时期,温度一点也不能降,需要燃烧大量的煤炭来保持棚内的温度。但当时烤棚选址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个因素,导致煤只能通过人力一背篓一背篓地背进去。

        早上七点半,刚刚背完煤的张浩还没有来的及休息,三轮车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是父亲拉第一车烟叶回来了。

        张浩又得赶紧跑去卸车。时间很紧张,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刚刚拉回来的新鲜烟叶上面还带着露水。张浩和父亲不间断的抱着,冰冷的露水浸湿衣裳,浸入皮肤,再难受,也要忍着。

        记得父亲有一次,一整天忙下来,刚坐下休息,忽然感觉特别恶心,吐出来的却是一滩黑水。这黑水不是其他什么东西,就是那浸入皮肤的露水。

        这种露水不是普通的那种精莹剔透的露水,它受了烟叶的侵蚀,看起来还是纯净的,但已经带有烟叶的毒气。

        母亲大概是在中午十二点钟就会回来准备饭菜。大妹给母亲打下手,刚刚三岁的二妹则在院子里东跑西跑,一会追追狗,一会玩玩沙,她是整个家庭最清闲的一个,也是最幸福的一个。等她稍微长大后,本该到了干活的年龄,但此时张浩他们的家境已经不再像张浩他那个时候那般穷困,辛苦了,一家人也不必再为了生计而担忧,二妹的童年才真正意义的算做童年。

        张浩则坐在烤棚边将烟叶一片一片地穿上去。这穿烟是一个又耗时间,又考验耐心的活。常常往那里一坐就是一整天,手上重复着机械的动作。谁不想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但时间不允许你停下来。这烟叶要是在明天之前进入烤棚就会腐烂,遭成大量的损失。为了尽可能地减小损失,熬夜对于张浩来说是家常便饭。

        每当开饭的时候,张浩总是特别的开心。要招待工人,饭菜会比平常吃的要好许多。而且不仅有可口的饭菜,还有时间能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看看手机,或者啥也不干,就坐在台阶上看着远方,想想那些不着边际的梦。有一天,我一定可以通过读书,走出这片大山,走向更广阔的天地,这是张浩心中的梦想。

        一天的忙碌下来,差不多在下午七点钟左右烟叶就能全部进入烤棚了。天色渐暗,工人也都赶紧离开了,要赶在天黑之前回到家。

        他们也特别辛苦,早上天不亮就要打着手电走在山路上,常常要忙到天罴又才沿着原路回家,这一天的工作才算结束。

        他们的工作完了,张浩却还不能够休息。还得要赶紧打扫场地,帮着父母弄着后续工作。直到关上门,在火炉里燃起第一把火,大概到九点钟,工作才算真正结束。

        忙碌了一天,闲下来的张浩除了睡觉,对什么也不感兴趣,基本上倒床就睡。有一天忙到了十一点都还没有忙完,对于张浩来说是又累又困。就想着靠在墙边,休息一会。可刚一蹲下,眼皮便开始打架,挣扎了几秒后,蹲在墙边,便睡着了。

        少年时候吃过的苦都将成为今后人生路上一笔宝贵的财富,少年时候流过的泪都将成为浇灌梦想之花的泉水。

        经年累月的劳作,磨练了张浩吃苦耐劳,不折不挠,敢于同命运抗争的精神品质。而也正是这些宝贵的品质,才让张浩一步一步从大山之中走出来,奔向了更广阔的天地。

        夜深了,父母却还没有睡去。父亲在算着今天的支出,安排明天的事情,母亲则在院子里用手洗着今天全家人换下来的脏衣服。也不是没有洗衣机,但洗衣机被放在镇上的新家里面,只能靠手洗,还好夏天的衣服并不算多,洗不了多久。

        父母常常要到接近一点钟才会睡觉。刚刚躺下没有多久,鸡又开始叫了,又赶紧起床,蒸馒头,启动三轮车。每天的日子都是这样简单的重复着,一般以六天为一个周期,忙完六天,趁着六个烤棚里的烟都还没有烤干,才会有时间好好玩玩,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