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文学

首页 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章 内务省太监总管到来

        元阳功,是这本功法的名称。

        功法分日练和月练。

        日练,在于清晨至正午时分,以太阳精华淬体。

        月练则是金乌西坠,蟾宫高挂之时,吸收月光精华。

        李青仔细看完功法简要,发现这赫然是一门专修元阳的功法。

        十分契合功法名称。

        “莫非孔兄觉得我体弱,肾源不足?”

        李青心中有些腹诽。

        虽然知道修炼功法五花八门,却没想到还有这种针对性的功法。

        有点神奇。

        翻开正篇,继续阅览。

        半个时辰之后,李青合起这本元阳功。

        喃喃道:“这就是修行功法吗,似乎比不上我读书养气。”

        按照这本元阳功的描述,修炼到最高层次,气血如烘炉,体若坚铁,有千斤之力,上百个成年壮汉无法近身。

        没有天赋之人,连入门都难。

        有修炼天赋之人,往往都需要十数年的苦修,方有可能达到圆满。

        李青读书养气十来个寒暑,身体强度早已达到坚如钢铁的地步。

        虽无千斤之力,但体内气血翻滚,犹如大河决堤,滔滔不息。

        同时灵台清明,耳目清晰,无论是读书还是学习其他东西,都得到很大的提升。

        这还是他目前胸中之气只有柱子一般粗大。

        若是日后胸中之气更加充沛,给自身带来的提升会更加巨大。

        潜力远非元阳功所能比拟。

        “孔兄出自文圣世家,赠我的修行功法必不会差。如此对比下来,我当初放弃寻仙改走儒道是正确的。”

        李青再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和道路。

        这个世界没有儒道,读书人读一辈子书也读不出功法神通。

        他既然要走圣人三不朽的道路,无论是立功、立德还是立言,都需要有强大的实力作为后盾。

        否则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若有一日,我成儒圣,可否传道天下,让天下寒门士子皆可通过读书修行?”

        这个世界的残酷,李青深有体会。

        普通百姓根本就没有任何地位可言。

        无论是世家子弟还是修行者,都视百姓如猪狗,根本不把百姓当人看。

        他亲眼见过世家子弟策马扬鞭,当街撞死一个小姑娘。

        而世家子弟仅仅只是丢了一袋钱过去,小姑娘的父母便不再追究。

        甚至李青要上前理论并报官,还遭到小姑娘父母的反对和谩骂。

        能用一条命换来一袋钱,从而能养活一家人。

        在他们看来很划算。

        李青也亲眼见过寒门书生,在寒冬腊月时分,用那被冻的流脓的手,一字一句帮书店老板誊抄书籍。

        没有工钱!

        只因他买不起书,而在誊抄书籍的过程当中,能看到他渴望的圣人典籍。

        世家子弟鲜衣怒马,平民百姓衣衫褴褛。

        世家子弟一掷千金,平民百姓却为了一口吃的连命都豁出去。

        李青要达成读书人的三不朽,一开始的确是因为找不到修行之路,从而诞生了走科举的想法,以另类的方式让自己获得堪比修行者的力量。

        可这些年他在这个世界的所见所闻,平民百姓的苦难悲惨,都带给了他极大的触动。

        他的初心慢慢改变,读书养气也越来越顺利。

        “这样的世道,不是我想看到的。圣人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以前无力改变什么。但从明天开始,我就有能力做我心中认为对的事情。”

        吹灭蜡烛,李青躺在床上开始休息,等待明天的到来。

        ……

        次日,清晨。

        李青洗漱完毕,和孔德祥一起用过早餐之后,便出门准备往礼部走去。

        殿试一甲,状元、榜眼、探花都要在礼部官员的安排下跨马游街。

        让全盛京的人,都为他们欢呼庆贺。

        这对读书人来说,是莫大的荣耀。

        也能刺激更多的学子奋发图强,金榜题名。

        刚出孔府大门,迎面便有一队人马走来。

        为首的正是内务省太监总管魏搉。

        魏搉身后,跟着三驾马车,马车上摆放着大大小小七八个大箱子。

        “状元郎,咱家去了一趟虎啸楼扑了个空。一番打听之下才知您昨晚来了孔府,差点误了时辰。现在可算见到您了。”

        魏搉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似乎中了状元要跨马游街的人是他一般。

        这让孔德祥见了大吃一惊。

        魏搉自幼入宫,从小便服侍天符帝。

        一身长春功更是修炼到不可想像的地步。

        宫中太监宫女畏他如猛虎,但凡犯了点错误被他撞上,下场极为凄惨,在皇宫当中向来以阴狠毒辣著称。

        可偏偏这样一个人,却像是无欲无求一样。

        不少官员都想通过贿赂魏搉接近天符帝,可无论如何珍贵的宝物,他看都不看一眼。

        面对朝廷重臣,他也从不巴结讨好。

        而此时他对待李青如此热情的态度,让孔德祥如何都想不明白。

        “原来是魏公公,不知何事来访?”

        李青对人处事也只看人品,不会因为魏搉是个太监而歧视他。

        言行当中并无轻慢。

        魏搉指着身后马车上的箱子说道:“昨日状元郎的推恩令,让陛下拍案叫绝。这些都是陛下给您的赏赐。

        又因状元郎今日跨马游街,陛下特意再赏龙鳞马一匹,金绥带一件,通明玉一件。”

        赏赐名单一报出来,孔德祥瞬间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八大箱子的礼物,里面究竟是何珍贵的宝物暂且不知。

        但龙鳞马,金绥带,通明玉可不是寻常人能够拥有。

        龙鳞马,是北方草原民族的神马,举世茫茫只有这一匹。

        是当年镇北将军征战大漠夺取而来,献给了还是太子的天符帝。

        天符帝极其喜欢和宝贵这龙鳞马,每个月都要骑着它出去转一圈。

        几位皇子们想骑一下都不行。

        没想到今天竟然赐给了李青!

        而金绥带,天符帝在位数十年,唯有敕封杨郢为殿阁大学士的时候,才授予过。

        至于通明玉,那更是大儒的身份象征。

        非儒学大家不可佩戴。

        孔德祥几乎可以想象,今天过后李青必成众矢之的。

        稍有差池便会遭到无数的攻讦。

        天符帝圣恩隆隆,却也把李青架在了火上烤。

        “多谢陛下厚爱。”

        李青没有孔德祥想的那么多,既然已经踏上朝堂,就不怕遭到攻讦。

        更何况,即便天符帝没有给他这么丰厚的赏赐,光他寒门状元的身份,就会受到无数人的排挤。

        他所要做的,只有立德、立功、立言。

        为天下寒门开启一条晋升之路,让穷苦百姓过得更好。

        “状元郎,咱家看过您的文章,对您亦是敬佩不已。今天状元郎跨马游街,这是咱家的一点小礼物,还望状元郎莫要嫌弃才是。”

        内务省太监总管魏搉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双眼期盼的看着李青,似乎是担心他不肯收一个阉人的礼物。

        “多谢魏公公!”李青收下礼物,回以一个笑容道谢。

        见李青收下自己送的礼物,魏搉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陛下赏赐送到,咱家便不耽搁状元郎跨马游街了,告辞。”

        说罢,领着一众宫中来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