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文学

首页 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二章 春风得意马蹄疾

        铛!

        铛!

        咚!

        咚!

        敲锣打鼓之声响彻朱雀街。

        毗邻礼部的朱雀街,是盛京的主干道。

        从城南的长盛门,一直通向大周皇宫。

        朱雀街左右,商铺酒楼鳞次栉比,这是盛京最为热闹和繁华之所在。

        游街队伍非常庞大,足足有五十多人。

        光是敲锣打鼓的差吏,都有八名。

        还有哪些举着牌子,拿着黄伞、乌扇之人,加起来也有十几名。

        其余人等,则是仪仗人员。

        “状元游街了,状元游街了!”

        百姓看到这游街队伍出现,顿时一阵欢呼,越来越多的人走上街头,围观金科状元。

        还有不少父母,抱着孩子赶过来,想要沾一沾状元郎的才气。好让自家儿子长大了也能有出息。

        “中间那位便是状元郎吗?长的比探花还要俊朗啊。”

        “这位状元,可是我大周立国以来唯一一位寒门士子,实在是太难得了。可见他付出了多少努力才有今天啊。”

        “是啊,没想到我们平民也能高中状元。”

        “同样是平民,状元郎才十六岁就三元及第。我家那混小子,都二十多了,连个秀才都没考上。回去看我抽不死他!”

        “状元郎胯下的马太神俊了,我大周还有这等马?”

        “不识货了吧?那是镇北将军从草原抢回来的龙鳞马!后来献给了陛下。”

        有个瘸腿的小老头自豪的扬起了头颅,当年他便是镇北将军麾下的一员小卒,也参与了那场大战。

        “什么,这就是陛下得龙鳞马?”

        “看来就连陛下都看重状元郎,要重用他啊。我们寒门有希望了!”

        围观百姓,一阵热议。

        无数寒门士子,更是双眼火热的看着李青。

        同为寒门子弟,李青就是他们的榜样。

        梆!

        随着围观人群越来越多,都快挤到路中央了,差吏赶紧鸣锣开道,提醒前方的人群避让。

        同时口中高喊:“状元游街,闲人退避!”

        州县官出行,鸣锣三响或者七响,也就是人们口中的三棒锣,七棒锣。意为军民人等齐回避。

        道府出行,打九棒锣,意为官吏军民人等齐回避。

        一些节制武官的大官出行,要打十一棒锣,意为文武官员军民人等齐回避。

        更高级别的官员出行,比如丞相出行,则打十三棒锣,意为文武百官官员军民等人齐回避。

        仪仗大小,鸣锣多少下,能直接反映官员品级的大小。

        棒锣敲打了足足十三下,围观百姓也纷纷退散到了朱雀街两旁,不敢挤在道路中央。

        否则被差吏拿下,还要治罪。

        朱雀街前方,一名劲装少女骑马扬鞭驰骋而来。

        身旁,一个青衫老者相随,正是淮信王府的管家。

        听到十三声棒锣敲响,管家赶紧说道:“郡主,十三响棒锣,速速回避。”

        劲装少女皱眉,“本郡主也要回避?”

        管家回道:“大官出行,鸣锣开道,除陛下、太子以及诸位王爷之外,便是六部官员,都得让道回避。”

        劲装少女一拉缰绳,听从管家的意见,停下马来,回避到道路两旁。

        “莫非是丞相司马眕有大案要办?”

        在盛京能够以棒锣十三响开道,除了当朝丞相,她想不到其他人。

        管家下意识的想点头,可当他看到前方慢慢走来的游街队伍,还有那身穿喜庆大红袍,骑着高头大马的三人,顿时瞳孔骤然缩小。

        惊讶道:“不对,不是丞相出行,这是状元跨马游街。状元游街,怎么以十三响开道?”

        等到游街队伍更加接近了一些之后,淮信王府管家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李青被陛下点为状元了!不敢置信,陛下还赐他龙鳞马,金绥带,通明玉!”

        龙鳞马,金绥带,通明玉。

        若有人得天符帝赐一样,都是天恩浩荡。

        全部获得,那简直无法想象。

        劲装少女一听李青二字,脸色顿时一变,盯着被众星捧月的李青。

        “吴老,他就是李青。”

        “不错,他就是李青。”

        管家苦涩的点头。

        拒绝了淮信王的帮助,李青依旧高中状元。

        更是得到天符帝的器重,赏赐了龙鳞马,金绥带,通明玉不说,竟然还以棒锣十三响开道。

        这分明是简在帝心。

        他低声呢喃:“王爷的谋划,完全被破坏了。”

        ……

        朱雀街,万宾楼。

        淮信王透过窗户,看着下方的游街依仗,脸色阴沉如水。

        “好一个李长青!本王还是小觑了你。短短几天时间,竟得皇兄如此器重。”

        李青绕过淮信王,凭借自身的才学成为大周立国以来的第一位寒门状元。

        这意味着淮信王拉拢李青的计划破产。

        也意味着淮信王想要将女儿许配给李青,从而让天下寒门士子看到希望,蜂拥入他麾下的计划无法实施下去。

        “本王倒是想看看,你那推恩令究竟写了什么!”

        淮信王霍然起身,离开酒楼。

        与此同时,各大世家门阀,在得知了李青游街的依仗规模,还有天符帝赏赐礼物之后,齐齐色变。

        这意味着,将来朝堂之上,将出现一位寒门出身的大官!

        这对他们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

        游街依仗,缓慢前行。

        沿途百姓,纷纷出门观望。

        不少女子都对李青心生仰慕,捧着鲜花而来,希望能被探花采摘赠与状元郎。

        甚至有一些胆子大的,直接将贴身手帕丢向李青示爱。

        若非仪仗队伍大声呵斥警告,指不定会发生一些更加出格的事情。

        “李兄,我举着这纸笔手都快要举酸了,要不你作一首诗?”

        李青身旁,同样骑着高头大马,却比他还是矮了一大截的孔德祥说道。

        榜眼为状元执笔携纸,同样还有催促状元作诗的任务在身。

        虽说状元跨马游街,并不要求一定要作诗。

        但留下一首诗,终究能够促进天下士子的勤学奋进之心。

        “是啊李兄,作首诗吧。你看我也为你摘了不少鲜花,还都是采自那些长相秀美女子之手。”

        探花王琰也提了下手中的花篮,跟着起哄。

        “那我便作诗一首吧。”

        孔德祥和王琰盛情难却,再加上此情此景李青的确心潮澎湃、意气风发。

        这是他人生中的转折点,也是他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之一。

        满腔情绪,需要抒发。

        一个念头之后,前世华夏契合此情此景,又如雷贯耳的《登科后》浮现在他脑海当中。

        见李青要作诗,孔德祥、王琰,包括游街队伍,全都停了下来,目光齐刷刷的向他看去。

        周边围观的百姓得知,也全都屏住呼吸。

        现场一片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