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文学

首页 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符帝死期已至,新君人选!



        盛京,皇宫。

        “咳咳咳——”

        养心殿内,回荡着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声,宛如破风箱一般,痛苦而虚弱。

        天符帝自从上次被国师拒绝之后,病情便开始急剧恶化了,所以他才将政务全都交给了大皇子,自己在养心殿修养。

        但这两个月以来他的身体在持续变得虚弱,如今已经瘦得有些脱相了。

        以往十分合身的衣服,此时穿在身上却显得宽大,好似袍子一般。

        天符帝靠在床上,床榻边上站着的并非是太医,而是司天监监正陆乘洵,正在为天符帝施针。

        如今天符帝病成这般模样,寻常医术以及汤药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现在陆乘洵正在施展金针渡穴之术,为天符帝强行渡入真气、激发生机。

        天符帝瘦得可见骨头的身体上插着多达上百根金针,此时散发着耀眼的金芒。

        一股股金色真气从自陆乘洵的体内散发而出,以金针为引导,缓缓渡入天符帝体内,沿着他的四肢百骸行走。

        他甚至不敢加快速度,因为天符帝现在的身体太过虚弱了。

        真气刚猛,一但不小心,便很有可能直接将天符帝的生机彻底断绝。

        金针渡穴的过程持续了一个时辰。

        等到结束之后,陆乘洵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脸上的疲倦也更深了几分。

        即便以他的实力,施展这等秘术期间必须要全神关注,极为耗费心力。

        “结束了,陛下。”

        陆乘洵一挥袖袍,那插在天符帝身上的上百根金针顿时脱离身体、如同游鱼一般回到了他的衣袖当中。

        “呼……”

        天符帝缓缓睁开眼睛,比起刚刚,他现在的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

        一旁的殿中太监刘通上前为天符帝披上衣服。

        天符帝起身坐定,一边服下一颗金庭山的秘传金丹,一边对陆乘洵道:“辛苦你了。”

        这段时间以来要不是有陆乘洵。

        那么他恐怕根本撑不到现在。

        陆乘洵打了个稽首,说道:“分内之责而已,但有些话还是要跟陛下说的。”

        “这金针渡穴之术虽然强大,但也无法化腐朽为神奇。”

        “陛下的身体如今已经是油尽灯枯,恐怕无法再度施展金针渡穴了。”

        此言一出,天符帝面色变了变。

        身为大周皇帝、天下万人之上的天子,死亡这个词距离他来说很遥远。

        可是听了陆乘洵的话后,他才感到原来死亡离他如此之近,迫在眉睫。

        沉默片刻后,天符帝缓缓开口问道:“朕还有多长时间?”

        他需要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日。

        也方便做好最后的安排。

        陆乘洵斟酌片刻,随后才给出答案,说道:“至多……十日。”

        天符帝的双拳一下子便攥紧了。

        十日!

        一股无与伦比的不甘之意,充斥了天符帝的内心,让他眼眸发红、浑身颤抖。

        许久后,天符帝才向陆乘洵颔首说道:“有劳了爱卿了。”

        “刘通,送监正回去。”

        陆乘洵望着眼前的天符帝,在心中长叹一声,对其深深一礼,然后转身离去。

        等到两人都离开大殿之后。

        天符帝再也忍不住心中愤怒,一把将放在床榻旁边的汤药给打翻在地!

        “啪——!”

        玉碗落在地上,摔成粉碎,洒落一地的药汤还散发着袅袅热气。

        然而这并不能宣泄天符帝此时心中的愤怒!还有无边的不甘!

        十日、十日!

        大业尚未完成、失地尚未收复、李青尚未除掉,他怎能现在就死!

        但无论天符帝的心里多么不甘,多么愤怒,他也无法改变自己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的事实。

        天地万物,在死亡面前是平等的。

        除非是高品修士才能蜕去凡身,获得悠长的生命,与天地同寿。

        否则即便他是大周皇帝,他的死也不会比一个乞丐特殊,一样的人死如灯灭。

        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天符帝才平息愤怒,但喘息依然粗重。

        “进来吧!别在外面躲着了!”

        天符帝不耐烦地说道。

        而随他话音落下,殿中太监刘通才小心翼翼地走入大殿,然后直接便跪在了地上,死死埋着头,不敢看天符帝。

        天符帝冷淡地下令道:“去传杨郢、司马眕、还有镇国公、淮信王、孔嵬……入宫觐见。”

        “是,陛下!”

        刘通不敢废话半句,躬身应下。

        在他离去后,天符帝的面色依然阴沉,同时也有着犹豫与挣扎。

        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必须要尽快料理好身后事。

        而最大的事情,莫过于两件事。

        第一件事自然是选出储君;而第二件事情,便是除掉李青!

        其实天符帝已经想到了该如何除掉李青,因为他发现了李青最大的弱点。

        那便是道义、善良与守矩!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想除掉李青这样的人,无论直接杀还是动用其他方法杀,风险都太大了。

        但如果从弱点下手那便简单了。

        具体的计策天符帝还没有制定下来,现在他也没这个时间了,但是他可以把这件事交给两个儿子做。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两个儿子,到底该选择哪一个?

        “乾儿智谋出众,跟朕学的时间最久,也最像朕,帝王心术已经能运用得炉火纯青,朝中大臣大都支持他。”

        “若选他,皇位可以做平稳地过渡。”

        “但他心底终究还是有一份仁善,做不到为帝者的真正无情。”

        “但是选他,我大周能过安稳发展,推恩令可以得到时间施行,到时候也能腾出手来对抗世家。”

        “而且乾儿也擅长治国,比我更强。”

        天符帝自言自语道,他对大皇子是比较喜欢的,毕竟是他的长子,也最像他。

        甚至于在治理国家这一点上更要超过他,做的比他更加优秀。

        可是选下一任君主,是要考虑到整个国家的利益的,并不是他喜欢谁就选谁,也不是看单方面能力的。

        至于二皇子武坤………

        “坤儿心里藏着一股子狠劲,小事上时常优柔寡断,但碰到大事却绝不拖延,而且足够狠辣无情。”

        “昔日他养了一只斗犬,他极为喜爱,养在寝宫中,但那犬一日忽然发狂想要咬人,他便毫不犹豫一刀将其杀了。”

        “若选他,那么我大周说不定能上到一个新的巅峰。”

        “可问题是他太急功近利了,和四弟一样,都想要快速铲除世家。”

        “这样势必会引来世家反弹,令大周陷入动荡;我大周如今禁不起波折了。”

        天符帝脸色变换不定,他起身来到龙案旁,提笔在纸上写下两个名字。

        武乾。

        武坤。

        每当天符帝想到他们其中一人的优点,便会在名字后面打一个勾。

        武乾的勾要远超武坤。

        望着纸上的两个名字。

        天符帝心中也终于做出了选择。

        ………

        ………

        从宫中忽然传出来的诏令,直接让许多朝中大臣们都吓了一跳。

        天符帝忽然传镇国公、淮信王、司马眕等等一群核心臣子入宫觐见,这个消息实在太不寻常了。

        尤其是在天符帝如今生病的当下。

        收到消息以后,得到诏令的大臣们第一时间便动身,以最快速度赶往皇宫。

        但唯独两位皇子没有收到传召。

        大皇子府邸。

        此时此刻,大皇子在书房中来回走动,一向碰到大事都能沉心静气的他,是第一次表现得如此急躁。

        “父皇到底出何事了?为何着急各路大臣前往皇宫?”

        “就连刚刚回盛京不久的四叔都被召进宫了,唯有我与二弟是例外,父皇这到底是何意?”

        “难不成,真要我与二弟成功杀了李青,才肯将皇位传给我?”

        “又或者说他已经选择了二弟?”

        “还是说………他想要听大臣们的意见,随后再做决定?”

        大皇子的面色阴晴不定,心念急转。

        皇位当前,他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再也无法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如果是第一种可能,那么他做不到,不是不愿杀李青,而是不能现在杀。

        谁杀李青,谁就会得罪死天下文人!

        如果是第三种可能的话,他也不怕,因为他知道朝中大臣很多都是愿意支持他的,包括司马眕、孔嵬这些大臣。

        明面上支持二皇子的只有镇国公。

        所以要是听群臣意见,那么他完全不惧,这一点他有足够的自信。

        可若是第二种可能呢?

        已经选择了武坤,这次喊群臣入宫只是为了宣布消息,平稳交接权利而已。

        说不定等到明天就会宣布旨意。

        一想到这种可能,大皇子心里便无法平静,这是人之本性。

        这时候管家忽然上前,压低声音对大皇子说道:“不如我们先行动手,将二皇子给杀了,不给陛下选择的机会”

        “现在唯有二皇子对您有威胁,只要杀了二皇子,那么陛下便没得选了!”

        管家的想法十分简单粗暴。

        那就是杀了二皇子,把二选一的局面变成唯一,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大皇子闻言眼神微动,很显然对管家的提议感到动心了。

        但犹豫了片刻后,大皇子却摇头拒绝了,说道:“没必要如此狠辣,弑杀亲兄弟,这种骂名背上就甩不掉了。”

        “更何况二弟他虽然与我不和,但也只是因为争皇位,他的能力毋庸置疑。”

        “我不擅军事,镇国公也年老了,二弟擅长带兵而且还年轻,更是我的弟弟,我为何不能效仿父皇与四叔,包容下他呢?”

        大皇子有着自己的种种顾虑。

        但有一点,他也看中武坤的能力,同时自家父皇和淮信王的关系他也很向往。

        原本所有人一直以为淮信王都想造反,但直到上次战争,淮信王的表现才让他反应过来。

        淮信王根本不是什么想造反,而是和天符帝联手,故意骗那些有心人的!

        用种方法来钓鱼,把那些真正想造反的给钓出来,实在是奸诈到了极点。

        但这也说明天符帝对淮信王的信任。

        大皇子也想如此,他在内治理国家,而二皇子则开疆拓土,两人一起携手,打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

        “可是殿下,万一陛下选择了二皇子殿下的话,那您岂不是就………”

        管家欲言又止。

        这次要是落败那就是真的败了。

        “放心吧,若是连这点信心都没有,你以为我几十年来都是在玩么?”

        “父皇必会选我!”

        大皇子的语气铿锵有力,这一刻他不再迷茫,重新掌握了自信!

        ………

        ………

        二皇子府。

        “呼——!”

        “嗤——!”

        一道道凌厉的破风声作响,在院子里面,二皇子正在练枪。

        他此时脱了上衣,露出布满大小伤口、但充满肌肉的上身,手持一把丈八长枪肆意舞动。

        二皇子的实力是颇为不凡的,他本身就有着百人敌的武力。

        一杆长枪在他手中如同游龙一般灵活无比,挥舞之间,充斥着凌厉杀意。

        “殿下!殿下——!”

        管家匆匆跑入院子,而二皇子此时刚好一枪刺出,眼看就要扎中他喉咙!

        但就在距离管家喉咙还有一寸之际,枪尖稳稳当当地停下了,震颤不休。

        二皇子稳稳地抓住了枪杆。

        “什么事?”

        二皇子皱眉问道。

        管家一动也不敢动,闻言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宫中传来消息,陛下忽然召见镇国公、淮信王还有朝中数位大臣入宫觐见!”

        “很有可能……已经病重!”

        听到这个消息,二皇子顿时变了脸色,主角问道:“父皇可传召我入宫?”

        “并、并没有……不过殿下请放心,陛下也没有传召大皇子入宫。”

        管家如实回答道,他得知消息后就赶紧去查了下,还好结果让人还算安心。

        二皇子听完以后眉头紧皱,心中思索不定,不知道天符帝这么做的目的。

        定储君传皇位,为什么要避开他们?

        “父皇到底会选谁?”

        二皇子握紧了手中枪杆,神色莫名,眼中有光芒闪动,心绪不安。

        最后他猛地转身将手中长枪投掷而出,化为一道流星,狠狠插在了假山上。

        石屑纷飞,尽根没入。

        二皇子直接转身离开了院子。

        他知道,谁能夺得皇位,就看今日宫中如何决断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