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文学

首页 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六章 承天殿朝会

        承天殿。

        承天殿是大周皇宫的主殿。

        殿宇之磅礴,气势之恢弘,为所有宫殿之最。

        大周朝会制度,小朝会两天一次,大朝会十五天一次。

        今日朝会便是半个月一次的大朝会。

        朝会时间,也是从早到晚,有时候群臣因为意见不一致,甚至拖到深夜都无法散朝。

        此时朝堂之上,便是这种情况。

        各大派系的臣子,因为政见不同,吵得不可开交。

        内务省太监总管魏搉小跑进殿,来到天符帝身旁恭敬的说道:“陛下,长宁公主班师回朝,大军已至泾江五十里外。”

        原本因群臣争执十分不耐烦的天符帝,闻听此言,脸色大喜。

        “好!朕的长宁总算是舍得回来了。”

        原本争执的群臣,听到长宁二字,也纷纷安静了下来。

        “传朕旨意,犒劳长宁军。并令长宁即刻回宫!”

        天符帝儿女众多,膝下的皇子公主加起来高达三十多个。

        而长宁公主,是其中最小的一个,也最得天符帝宠爱。

        长宁公主典型的不爱红装爱武装,在天符帝的恩宠之下,从小就是皇宫内的小霸王。

        贵妃皇子、太监宫女,没一个不怕她。

        后来随着年纪慢慢增长,开始崇拜镇国公。逼着天符帝让镇国公收她为弟子,以后也要上战场打仗。

        长宁公主修炼很刻苦,对此很感兴趣。

        在镇国公的精心培养之下,修为一路高涨,竟达到了七品境界。

        同时,她在军事上的天赋,更是让镇国公都为之惊叹,一身战场杀伐本领,不到十年就被她学了个八九成。

        等到十六岁之后,长宁公主便坐不住了,央求天符帝让她去镇守边疆。

        边疆大事,天符帝即便再宠爱长宁公主也不会乱来。

        最后实在扛不住长宁公主的软磨硬泡,只得让她以一个普通的士卒身份进入军伍,且不得暴露自己,以免她仗着公主身份在边疆胡来。

        为了长宁公主的安全,天符帝也调派了许多高手暗中保护。

        然而,让所有人眼睛掉落一地的事情发生了。

        长宁公主学了镇国公一身本领,再加上自己的天赋,融会贯通之下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兵法。

        短短七年时间,就从一个普通的士卒,凭借战功成长为镇边大将军的副将!

        于是天符帝破例让女子为将,并让她组建了一支十万人马的长宁军。

        朝堂为之震荡,民间也有各种声音响起。大臣百姓,无一不反对。甚至还有多位大儒指责天符帝刚愎自用。

        此事在当年闹出了不少风波。

        所幸长宁公主倒是有真材实料,多次主动率军出征草原蛮族都屡战屡胜!

        长宁军纵横草原,打的草原蛮族不敢南下。

        她的名声也随之传遍朝野,为天符帝大大的挣了一把脸。

        “陛下,新科状元李青,此时正在殿外。”内务省总管太监魏搉说道。

        “跨马游街结束了吗?”最疼爱的女儿回来了,天符帝的心情十分不错,连带着之前一直板着的脸,都洋溢着隐藏不住的笑意。

        “盛京百姓是何反应?”

        魏搉回道:“回陛下,盛京百姓对陛下赐状元郎龙鳞马感到极为震惊。尤其是状元郎作诗《登科后》,极大的鼓舞了寒门士子。”

        “哦?念来听听。”

        “是!”魏搉挺直了身子念道:“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盛京花。”

        念此诗之时,魏搉抑扬顿挫,饱含深情,尽最大努力减少自己的太监嗓音给这首诗带来的不好影响。

        “好诗!”天符帝听完之后,顿时龙颜大悦。

        他赐李青龙鳞马、金绥带、通明玉,一方面的确是出于欣赏李青,想要重用他。

        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笼络天下寒门士子之心。

        如今朝堂被世家把持,寒门士子早已失去了希望。

        而李青以一介寒门书生三元及第,定将成为寒门士子的榜样。

        天符帝对李青的种种赏赐,释放出一个信号,只要有才,即便是寒门也能得到重用。给了寒门一个天大的希望。

        李青跨马游街所做的登科后,更是极大的激励和鼓舞寒门士子。超标完成了天符帝心中的期许和目的。

        长宁公主回朝,笼络寒门的目的也完美达成,天符帝双喜临门,坐在龙椅上发出畅快的大笑。

        台下群臣,与天符帝的反应不同,个个脸色大变。

        世家争斗已经够激烈了,没有人想看到日后朝堂之上,又多了一股寒门力量。

        并且这股力量,没有任何背景依靠,只能仰仗天符帝。

        这意味着什么,这些久居官场的老狐狸,心中再清楚不过。

        “宣李青进殿!”

        天符帝声音落下,他的口谕立马传达了出去。

        承天殿外,李青整理衣冠,迈步前行,缓缓走进大周帝国的权力中心。

        “参见陛下!”

        在群臣的目光注视和打量之下,李青走到朝堂中央,向天符帝弯腰行礼。

        大周不兴跪礼,只有在一些极其重要的场所,例如祭天、皇帝驾崩、新皇登基之时才行大礼。

        寻常场合,只需作揖即可。

        当然,太监、宫女、奴仆之类,不包含在其中。

        “状元郎平身。”天符帝对李青是越来越满意。出身寒门,又身怀大才。关键是那首登科后,更是为他笼络和激励了无数寒门士子。

        “谢陛下。”

        待李青起身之后,天符帝说道:“新科状元,按大周制,昨日便该敕封你为翰林院修撰。因你殿试策论,朕对你另有安排。”

        在朝堂文武百官好奇的目光当中,天符帝虎目精光四射,一股磅礴的帝王威压激荡开来,席卷整个承天殿。

        “百官当中,因政见不合攻讦同僚之事时有发生。更有一些官员,仗着权势欺压百姓,贪腐成风。官员们官官相护,以至百姓有冤无处可伸。甚至发生前不久当街拦住朕的御驾,冒死伸冤之事。

        朕每每思之,都无比痛苦。

        朕欲在东华门设立缉事厂,是为东厂。

        东厂独立六部之外,察听盛京大小衙门官吏不公不法之事。监督缉拿臣民,可不经刑部和大理寺批准。”

        天符帝说完,文武百官大惊失色。

        这是一个监察百官,并且只对皇帝负责的机构。

        这样的部门,要是落在政敌之手,那简直无法想象。

        当然,要是自己的派系入主东厂,也几乎意味着将在朝堂之上一手遮天。

        “陛下,东厂权力过大,若是落在有心人手中,必将朝堂震荡,百官风声鹤唳啊!臣以为,万万不可设立东厂。”

        “杨大人所言有理,一旦东厂做大,将一手遮天,甚至蒙蔽圣听,请陛下三思。”

        “臣附议!”

        “臣以为陛下设立东厂可起到震慑文武百官之作用,为我大周铲除奸佞之臣,使天下官员不敢贪污渎职。”

        “陛下英明!设立东厂在急不在缓,唯有德高望重、为官清廉之人方可担此重任。臣以为此人非杨郢杨大人不可。”

        “臣以为朱九渊朱大人更为合适。”

        一时之间,群臣又开始争执了起来。

        有人害怕东厂权力太大,于自己不利。

        有人认为这是一个铲除其他派系,在朝堂一家独大的机会。

        为了推举各自派系的领头人,群臣争得是不可开交。

        “肃静!”

        天符帝一声怒喝,承天殿终于安静了下来。

        “魏搉接旨!”

        伺候在一旁的内务省太监总管闻言,顿时浑身一震,立马跪伏在地上。

        “着令你为东厂督主,即日起从宫中太监当中,挑选合适人员组建东厂。”

        “奴婢领旨,叩谢陛下天恩!”

        原本安静下来了的承天殿,瞬间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