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文学

首页 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符帝驾崩,元符帝登基!若李青让陛下你退位呢?

    大皇子宫变造反被诛、天符帝传位于二皇子,不管这两件事情背后藏着多少血腥还有肮脏,但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二皇子武坤在大殿上威逼群臣,强势登基,展示出了无与伦比的霸道手腕。

    还有那突兀上朝的并站队的淮信王。

    这一些都让群臣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潜藏多年的淮信王终于浮出水面!

    但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淮信王居然没有选择自己造反,而是站队二皇子,帮助二皇子夺得了皇位登基!

    这种情况是谁都没有料想到的。

    因为谁都觉得淮信王才是大周最不稳定的那个因素,有造反的可能。

    可现在造反的是大皇子,登基的是二皇子,淮信王倒是没有任何变动。

    不过谁都明白朝堂格局将彻底改变。

    二皇子登基后,当日便直接入主乾元殿,同时昭告天下、改年号为元符。

    并且他在一日内发出了数道诏令,对大周各地的军队进行调动,前往有各大世家盘踞的地方坐镇。

    这样做的举动意图已经十分明显。

    就是为了震慑国内的各大世家!

    而在此期间内,大皇子武乾造反身死,二皇子登基的消息也迅速传开了。

    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大、大皇子殿下造反被诛杀?”

    “没想到啊没想到,最终竟然是二殿下登基了……”

    “二殿下勇武非凡,上次带领大军抗击离国每每身先士卒,有这等君主乃是我大周的幸运!”

    “光会带兵打仗怎么行,大皇子殿下治理国家可是很有手段的。”

    “可是大皇子造反真是……”

    “两龙相争,皇室夺权不就是这么残酷,离国那皇帝当初还不是把所有兄弟都给杀了才登基的呢。”

    “嘘!你们找死吗议论这个!”

    ……

    盛京上下都在讨论大皇子造反和二皇子登基的事情,民间对此议论纷纷。

    不过对于二皇子登基,百姓们并不反感,反而还有很多百姓表示支持。

    因为二皇子在军中还有民间的名声素来不错,带兵抗击大周,死守国门;打仗也是身先士卒有勇有谋。

    这样的君主最起码不是昏庸之辈。

    至于大皇子的死亡,虽然也有很多百姓对此感到可惜,但也没太关注。

    毕竟自古以来皇位争端死人是很正常的事,其次对于百姓们来说,谁当皇帝他们并不在意,他们在意的是自己的生活。

    而长宁公主也很快得知了这个消息。

    “大哥……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长宁公主整个人都呆滞了,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

    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幻听了。

    李青面色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大皇子宫变造反,被二皇子亲手诛杀在太玄门之外。”

    确认了这个消息后他也很震惊。

    他没想到这个消息竟是真的,而且大皇子还被二皇子亲手给杀了。

    这个消息怎么听都觉得有问题。81ŹŴ.ČŐM

    直觉告诉他这其中肯定不简单。

    “不可能!大哥他怎么可能会造反?宫中禁卫森严,他哪里来的军队?”

    “不行!我要进宫里去问二哥!”

    长宁公主反应过来后,对此根本不相信,因为在她印象里大皇子根本不会是那样的人,而且也没有必要行此下策!

    满朝文武都向着他、天符帝也喜欢他,明摆着就是要传位了。

    怎么可能这时候选择造反?

    “长宁,你冷静一下!”

    李青见到长宁公主激动的模样,于是强行伸手按住她,然后说道:“这件事非同小可,真相如何已经盖棺定论。”

    “即便是你二哥诬陷大皇子,但他如今刚刚登基,在这个时候你去宫中问他,你觉得他会如实回答吗?”

    凡事都是要讲究证据的。

    更关键的是现在大皇子造反的事情已经盖棺定论,朝廷都出了告示。

    而且二皇子已然登基,如今是大周的元符帝,身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李青虽然也想查明真相,但也需要时间去查探,否则他也不能随意下论断。

    “那我现在就去问父皇!”

    “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传位给二哥!”

    长宁公主说完便直接起身朝着府外走去,骑上龙鳞马前往皇宫。

    李青拦都来不及。

    他明白长宁公主并不是不喜欢二皇子继位,而是对于大皇子的死分外愤满。

    毕竟那是与她有血缘关系的兄长。

    现在死的不明不白,她怎能无视?

    “这真是……”

    李青对此倍感头疼,二话不说,直接轻声诵念道:“洪炉无久停,日月速如飞!”

    诗句一成,伴随浩然之气加成己身。

    李青的身形顿时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紧跟长宁公主而去。

    龙鳞马的速度着实迅捷非常,虽然李青也没有全力追赶,但速度也够惊人了。

    长宁公主很快便抵达了太玄门,被门口的禁卫给拦了下来。

    “皇宫重地,公主请止步!”

    禁卫根本不管长宁公主的身份,上前去将她拦下,丝毫没放行的意思。

    长宁公主皱起眉道:“本将要入宫去见父皇,你们也要阻拦?”

    禁卫拱手道:“回禀殿下,宫中目前封禁尚未解除,若无陛下诏令,任何人等都不得擅自入宫,请殿下见谅。”

    这名禁卫口中的陛下自然是元符帝。

    此时李青也抵达了太玄门,流光消散,落在了长宁公主身侧。

    见到李青,众多禁卫顿时一惊,随后单膝跪地行礼道:“参见镇妖王!”

    李青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用眼神安抚长宁公主,接着对禁卫开口了。

    “不知能否去通报陛下?”

    禁卫面露迟疑,但想了想后,还是没有拒绝,起身匆匆朝宫内跑去。

    ……

    乾元殿内。

    “小妹跟镇妖王要入宫见父皇?”

    元符帝正在与淮信王一同商议该如何整治朝堂,听到这个消息后,微微一惊。

    长宁公主入宫倒没什么事情。

    主要是李青为何也要入宫?

    “多半是因为大皇子身死的事情而来,这件事瞒不了聪明人。”

    淮信王缓缓说道,看向元符帝。

    “陛下打算怎么做,是对李青放任不管,还是依照你父皇的意愿,除掉这个对于大周皇权的威胁?”

    “他很有可能会去调查大皇子造反身死的事情,到时候可就……”

    元符帝眼睛微眯,随后澹澹说道:“四叔不必在拿这种事考验朕。”

    “朕并非心胸狭隘之人,弑兄夺位这件事更是瞒不住,朕也没打算瞒。”

    “等到这段时间过去以后,朕便会亲自下罪己诏,向天下人开诚布公,同时也是还大哥一个清白。”

    “但做这件事,朕不后悔。”

    “至于李青,他是朕未来兴旺大周必不可少的一环,朕杀他作甚?”

    “他要真相朕便给他真相;他让朕下罪己诏朕便下罪己诏,都满足他!”

    “只求,再给朕些时间稳固朝堂。”

    元符帝的心胸非同一般的宽阔。

    他已经做好了承担骂名的准备,所以也丝毫不担心李青调查出真相。

    淮信王似笑非笑,问道:“那若是他……让你退位呢?”

    元符帝沉默,许久后才再度开口。

    “他不会的,若是他心中真有百姓苍生,便不会如此不知进退。”

    “朕若退,于大周而言没有半点好处,而且朕也是愿意支持、推动他提出的改革的君主,他知晓轻重。”

    淮信王听完这番话,才微微点头。

    “不错,这才是成大事者该有的气量,区区一时的骂名比起千秋大业而言,又何足道哉?”

    “你父皇便是没看透这一点,他太沉迷于皇权的至高无上的虚幻了。”

    如何应对李青也是淮信王的考验。

    对元符帝的考验。

    元符帝对此心知肚明,但是他并不想计较,转身吩咐道:“放行吧。”

    “诺!”

    禁卫抱拳领命,转身匆匆离去。

    ……

    李青和长宁公主两人没有在太玄门前等多久,便被放行入宫了。

    太玄门外的那一滩血迹已经消失。

    但从旁边走过时,李青仍然朝那个位置看了一眼,因为他看见了血腥气。

    “大皇子,便死在那里吧?”

    李青心中暗暗想道,越发确认这次宫变是二皇子发动,而非大皇子了。

    因为偌大个广场上只有一处冒着血腥气,这明显是不正常的。

    很显然是大皇子被引诱进来,然后被埋伏在其中的二皇子领兵诛杀。

    李青与长宁公主一起穿过一座座宫门,最终来到了养心殿。

    这也是天符帝所在的地方。

    “要不还是我自己去吧?”

    长宁公主犹豫了一下,看向李青说道,她担心李青会有所芥蒂。

    李青摇摇头,然后大步走入。

    于是长宁公主也随之跟上。

    养心殿里并没有多少太监和宫女侍奉,也不知道是元符帝的意思,还是天符帝自己驱散的。

    “公主殿下,镇妖王。”

    刘通一直寝宫外侍奉着,他看起来也消瘦了一些,脸上还有伤。

    “父皇醒着吗?”

    长宁公主开口询问道,看了一眼寝宫里面,似乎在担心有没有惊扰到天符帝。

    刘通眼眶发红,说道:“陛下这两日来一直没睡,而且滴水不进,饭食也没有吃半点,现在、现在就快……”

    长宁公主脸色煞白,再也顾不得礼仪,直接便冲进了寝宫里面。

    随后她见到寝宫的龙床上,一道枯瘦的人影躺在上面,气息虚弱。

    是已经瘦得看不出样貌的天符帝!

    “父皇!”

    长宁公主的泪水一下子便从眼里涌了出来,扑在龙床旁边痛哭出声。

    龙床上的天符帝听到哭声微微睁开了眼睛,看向龙床旁边。

    看见长宁公主,他暗澹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亮光,努力扯出了一抹笑意。

    “长宁来了啊。”

    声音就像是破风箱一般沙哑。

    长宁公主握着天符帝的手,哭着说道:“是儿臣来晚了,父皇……”

    天符帝勉强笑了笑,用枯瘦的手摸了摸长宁公主的手,然后笑道:“不晚,不晚,朕知道你肯定会来。”

    “你瘦了啊,怎么不好好吃饭?”

    天符帝没有与长宁公主说其他的事情,反而关心她是不是瘦了。

    长宁公主嘴唇紧抿,不愿说话。

    此时她已经忘了自己前来皇宫见天符帝的目的了,心中满是无尽的悲痛。

    李青也走入了寝宫,但他并没有靠近,而是站在龙床不远处看着。

    天符帝的目光微转,落在了李青身上,但如今他的眼神中已经没有愤恨,只有平静和澹漠。

    “参见陛下。”

    见天符帝看向自己,李青行礼道。

    天符帝嗤笑一身,说道:“朕本以为你应该躲在家里,没想到你做出了那等事情,还敢过来宫里见朕。”

    李青平静说道:“臣所行之事无愧于心,为何不敢过来见陛下?”

    天符帝想说什么,但却是一阵咳嗽。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来,随后又慢慢说道:“朕大限将至,如今也不想与你再争些什么了。”

    “说实话,朕有些后悔当初将你点为状元,把你培养到如今的地步。”

    “但若是没有你,我大周恐怕也难以在蛮族和离国的铁蹄下保全。”

    “朕对你,是又爱又恨啊。”

    天符帝感慨着说道。

    “陛下提携与知遇之恩,李青没齿难忘,但青亦不为所行之事后悔。”

    李青深深行礼,语气一片坦荡。

    天符帝对他的提拔与培养虽然是为了利用他,但不可否认没有天符帝的赏识,他根本走不到如今的地步。

    但李青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后悔,再来一次,他已然会这么选择。

    因为这是他必须要肩负的使命。

    “唉……”

    天符帝嘴唇蠕动,想对李青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好好待长宁。”

    “朕……将她交给你了。”

    天符帝轻声说出这句话,然后便闭上了眼睛,生机彻底断绝。

    “父皇——!

    !”

    长宁公主大恸,放声痛哭,无比凄厉的哭声响彻整个寝宫。

    李青在原地沉默良久

    许久后才躬身下拜,深深叩首。

    “恭送大周皇帝……”

    “龙驭殡天。”

    大周天符帝,在位六十七年。

    于元符一年崩于养心殿。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更新,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符帝驾崩,元符帝登基!若李青让陛下你退位呢?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