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文学

首页 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十一章 长宁,你要驸马不要

        “父皇,父皇我回来了。”

        天符帝刚和陆乘洵结束谈话,永安宫外就传来了一阵咋咋呼呼的声音。

        能在永安宫如此大声喧哗之人,除了长宁公主之外,再无第二人。

        “长宁,是朕的长宁。”

        天符帝立刻起身,向门口看去。

        只见一身甲胄在身的长宁公主风一般的冲了进来。

        她一把抱着天符帝的手臂,“父皇,长宁想死你了!”

        天符帝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最为宠爱的女儿,一张老脸笑得无比灿烂。

        但还是故作严肃,“你还知道回来!我大周将星云集,岂容你去逞边疆威风?

        战场上瞬息万变,你知不知道你孤军深入大漠,朕有多么担心!”

        三个月前,蛮族在草原上集结三十万大军,对大周边境发起了冲击。

        镇国公坐镇中军,指挥大军将其击退。

        为了扩大战果,长宁公主主动请缨,率领长宁军孤军深入草原深处,千里迂回穿插,拦截了蛮族后撤之路。

        最后与镇国公前后包夹,杀的蛮族溃不成军。

        整个蛮族草原以南,足足三千里水草肥美之地,都成了大周疆域。

        也正是这一战,为大周开疆拓土三千里的长宁公主,才完全得到了朝野的认可。

        声望如日中天,在军中只比镇国公低一头。

        “父皇您完全不用担心,儿臣七品巅峰修为,杀蛮族如杀鸡屠狗。更何况儿臣那十万长宁军,可都是军中精锐。根本不会有危险。

        儿臣深入大漠,转战千里拦截蛮族退路,配合老师击溃蛮族主力。父皇您不把龙鳞马赏赐给儿臣就算了,怎么还骂我。”

        长宁公主瘪着嘴,满脸的不满。

        “你啊,朕真是拿你没办法。”天符帝笑骂道:“看来朕得赶紧给你物色一位驸马,否则照你这么下去,都没人敢娶了。”

        “驸马能有龙鳞马威风吗?我才不要驸马呢!”

        “胡闹!你在军中待了六七年,如今都二十三了。你皇姐们在你这个年龄,都给朕生了好几个外孙。”

        天符帝和长宁公主父女重逢,一片和睦。

        一旁尚未离开的司天监监正陆乘洵看着长宁公主,陷入了沉思。

        在他的眼中,长宁公主气运冲霄,并呈玄黄之色。

        气运之盛,远非他见过的大皇子和二皇子所能比拟。

        “荧惑守心,本该国运下降,却反常的有上涨之势,莫非应在这长宁公主身上?”陆乘洵心中沉思,眉头紧锁,“回去得查查长宁公主的生辰八字,看看她究竟什么命格。”

        陆乘洵向前一步,“陛下父女重逢,臣便告退了。”

        天符帝这才发觉把陆乘洵晾在了一旁,亲送他至宫门口,“陆爱卿,回金庭山后,带朕向仲渊真人问好。”

        陆乘洵离开之后,天符帝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一样,和长宁公主拉起了家常。

        在得知长宁公主用文圣墨宝从李青那里借来了龙鳞马,天符帝眼皮一阵抽搐。

        “长宁啊,你可知这文圣墨宝换龙鳞马,你吃了大亏啊。”

        文圣墨宝太珍贵了,从小读圣贤书的天符帝,心中也是渴望不已。

        但这东西太过稀少,仅有的一些都被孔家当宝贝藏起来了。

        即便他是皇帝,也不能强行索要。

        结果自家宝贝女儿,竟然拿圣人的墨宝,去换一匹他赏赐出去的龙鳞马!

        “谁让父皇您从不把龙鳞马给我骑,亏我从蛮族手上抢回圣人墨宝,第一时间就想送给您呢。”

        长宁公主噘着嘴埋怨,随后又笑嘻嘻的说道:

        “再说了只是互相借,又不是换。当然了,父皇你要我们真换,我也是很乐意的。”

        天符帝连忙摇头,呵斥道:“朕赏赐出去的东西,怎么能交换呢?”

        “父皇,刚才那老道士是谁啊?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老师一样。难道也是六品修士吗?”

        长宁公主问道。

        刚才陆乘洵以望气术观她气运之时,她虽未察觉,却便本能觉得陆乘洵不简单。

        暗中查看,却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陆乘洵的修为高低。

        “那是司天监的监正,来自金庭山。”

        “金庭山?是隔绝我大周与离国,传言有仙人的金庭山?”长宁公主瞪大了眼睛,满是兴奋。

        金庭山,常年云雾缭绕。山脉起伏,连绵数千里。

        乃天下少有的山脉。

        不属大周,也不属大离。

        民间多有传说,金庭山中有仙人居住。

        “不错,正是金庭山。”天符帝点头,“金庭山有没有仙人,朕亦不知。但我大周历任司天监监正,都出自金庭山。这是从太祖时期便定下来的规矩。

        不过这陆乘洵,在我大周司天监任职已过百年,肯定是中品修士,否则也活不了这么久。

        甚至他的修为,极有可能不在芪山王之下。

        好了,不谈这些。长宁你入宫之时也见过李青,觉得他这个人如何?”

        看着天符帝突然笑眯眯的模样,长宁公主本能觉得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那状元郎啊,像他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我一拳下去就能把他打死,都不需要运用真气。”

        天符帝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朕是问你感觉,感觉。”

        长宁公主眨了眨眼,“这就是我的感觉啊。哦,对了。听说他是我大周开国以来唯一的寒门状元,还三元及第。应该是一个很勤学上进、很有文才的刻板书生。”

        天符帝以手扶额,这对话他接不下去了。

        眼前这个已经二十三岁的宝贝女儿,对男女之事是一点都不了解啊。

        这可如何是好。

        天符帝轻咳一声,道:“倘若朕招他为你的驸马,你愿意吗?”

        话说到这里,长宁公主彻底明白天符帝的意思了。

        直接原地蹦起来,“蛮族未灭,何以为家!父皇,长宁不急着招驸马。”

        天符帝绷着脸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不急不急,都这么大了,还不急!你是不是想朕死了,都看不到你嫁人!”

        “父皇。”

        长宁公主看着天符帝苍老的面容和满头白丝,眼眶一下就红了起来。

        “好了,你先回宫休息吧。这几天可以好好接触下李青。你不急,他就要被你四叔抢走了。”

        天符帝话音刚落,殿中太监小心翼翼的挪步过来。

        “启禀陛下,淮信王求见。”

        天符帝和长宁公主对视一眼,说淮信王淮信王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