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文学

首页 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章 寒门与世家

        淮信王府,并没有李青心中所想的那样恢弘奢华。

        至少不像是一位王爷的府邸。

        站在门庭之外,整座王府倒是被门口的两尊金猊石像给夺了风头。

        淮信王除了礼贤下士、喜欢结交文人士子之外,还有以勤俭朴素闻名于世。

        至少其他王爷的府邸哪一个不是金碧辉煌,奢华至极。

        “李公子,王爷正在里面等您,里面请。”

        门口早有下人开门等待,王府管家领着李青一路畅通无阻走进王府。

        进入王府,七拐八转。

        里面没有什么稀奇的东西。

        要说唯一让李青留下印象的,则是一株参天的老槐树。

        李青能隐约感觉这老槐树并非普通的槐树,它体内蕴含着磅礴的生机。

        就连树上的叶子,也片片晶莹剔透,压根不是普通的槐树叶。

        “呵呵。”看到李青在打量老槐树,管家主动介绍道:“李公子,这槐树是当年镇北将军机缘所获,移栽到此处,这槐叶对于修行之人大有利处。李公子若是想要,王爷定会赠你几片。”

        李青听完恍然大悟。

        难怪这槐树给他的感觉十分特殊,连槐叶都能助人修行。

        虽说知道这世间有修行之人,但这也是李青第一次接触到与修行有关的事物。

        “据说这淮阳王府以前是镇北将军的府邸,当初是淮阳王极力向先帝恳求,才赏赐给他作为淮阳王府。看来民间传闻淮阳王勤俭节约有些不属实,他分明是看中了这老槐树。”

        在管家的带领下,两人继续往里面走。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来到了王府正堂。

        “王爷,李公子带到。”

        正堂虽不奢华,但也堂皇大气。

        淮信王年过半百,却面如冠玉,十分英俊,精气神比之年轻人还有过之。

        气质儒雅随和,很有亲和力。

        与其说他是个大权在握的王爷,倒不如说他是个儒生。

        “李青李长青,你的大名本王如雷贯耳。”

        淮信王主动起身,迎接李青入座。

        “王爷听过我?”

        李青问道。

        他丝毫不记得自己和这位权势滔天的淮信王有任何交际。

        淮信王意味深长的一笑,说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自你这篇爱莲说之后,本王亦不爱菊,而爱莲。”

        李青闻言,顿时明白了一切。

        起身对淮信王拱手作揖,道:“原来当日是王爷买下了那篇爱莲说,李青感激不尽。”

        六年前,李青和所有的寒门子弟一样因为经济问题而陷入窘迫。

        无奈之下,只得靠卖字画赚点钱。

        当时写了一篇爱莲说,被人以天价买走。

        这才使得李青不事劳作,还有充裕的银两支撑他连考院试、乡试、会试。

        即便至今,那笔银两都没花完。

        淮信王连忙扶起李青,颔首而笑。

        “那篇爱莲说乃无价之宝,长青不要怪罪本王以世俗黄白之物易之才好。不过本王万万没有想到,短短几年时间,长青竟然连中茂才、解元、会元,成为我大周科举中的一道丰碑。实在令本王佩服不已。”

        “王爷过奖了。”

        李青心中感慨,这淮信王说话的技巧实在太高了。

        以他如此之高的身份礼贤下士,给予文人士子足够的尊重,难怪会有那么多的寒门弟子投于他的门下。

        也难怪民间百姓都在称赞他是一位贤王。

        “恭喜长青高中会元,本王期待长青连中三元,成就一段佳话。”淮信王说道,转头吩咐管家,“去泡一壶鹤涎茶,今日得见我大周会元,得好好庆祝一番。”

        “是,王爷。”

        管家立马下去。

        按道理说,偌大的王府,少不了一众服侍的下人。

        可淮信王府,除了护卫之外,并未见到多少家丁婢女。

        甚至连淮信王身旁也只有一个老管家听候差遣,也不知是他今天要与李青谈论一些要事不便被旁人听见,事先遣走了下人。

        还是真就勤俭节约到没有下人。

        很快老管家带着一壶茶折返回来。

        为李青和淮信王各自倒了一杯之后,就像个木雕一般肃立在旁边。

        茶水刚倒出,就有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李青吸了一口,便觉得神清气爽。

        “长青,恕本王招待不周,没有龙涎茶招待你。不过这鹤涎茶虽然远远无法与龙涎茶相提并论,却也对身体有大益,有着凝气提神的作用。

        尤其是读书人,若是常喝鹤涎茶,于读书事半功倍,能更深刻的感悟圣贤道理。

        长青,请!”

        淮信王介绍完后,举杯示意李青品茶。

        李青举起茶杯,轻轻的品了一口。

        刚入口便满口芳香。

        茶水化作一股气流,融入四肢百骸。

        头脑更是清明不少。

        鹤涎茶,李青也曾听人讲起过。

        此茶极为珍贵,万金难买。

        据说南方深山中有一茶树,当地人将其称为冬茶。

        山中仙鹤喜欢吃冬茶茶叶,在等待冬茶茶叶长出来前,馋的鹤涎滴落,浇灌茶树。

        那冬茶树得到鹤涎浇灌,越发茁壮,冬茶叶也越来越好。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导致仙鹤将冬茶视为禁脔,不再允许旁人采摘。

        唯有一些修为强大之辈,方能从仙鹤手中讨得一些茶叶。

        久而久之,冬茶也被人称为了鹤涎茶。

        “好茶!”

        李青赞叹一句。

        心中却无限感慨。

        文人士子平时若是能时常喝这种茶,读书必定一日千里。

        淮信王能够拿出鹤涎茶,那些顶级世家,肯定也能拿得出手。

        寒门子弟,各方面资源都比不上世家子弟,的确很难有出头之日。

        淮信王似乎看出了李青心中的感慨,喟然长叹:“长青可是在感慨寒门不易?”

        李青没有否认,轻轻点头。

        立功、立德、立言,是他的目标。

        但倘若读书人全是世家子弟,而无寒门,那又有什么用?

        毕竟,天下九成九的人都是普通人。

        淮信王亲自给李青续上一杯鹤涎茶,道:“世人皆知本王喜欢结交文人,尤其是像长青你这样的寒门书生。你可知为何?”

        不等李青回答,淮信王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世家把持朝政,寒门难以出头。大周这棵参天大树,表面上看上去粗壮茂盛,实际上已经被世家腐蚀到了根里面。

        本王结交寒门士子,为的就是给他们铺就一条通天之路,为的就是凝聚天下寒门力量掣肘世家。

        否则坐视世家不断壮大下去,大周动辄便有倾覆的危险!”

        淮信王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不再温文尔雅,像是一头强忍怒火的金猊。

        “万年世家,千年王朝。自古以来,皆是如此。王爷想要提拔寒门,就意味着将与天下世家为敌。”李青道。

        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前世华夏历代王朝。

        世家发展到最后,都会成为王朝的毒瘤、蠹虫。

        “根都烂了,就必须刮骨去毒!”

        说罢,淮信王突然气势收敛,脸上露出一抹和煦的笑容。

        “长青,大周自开国以来都无寒门状元,个种原因想必你也知晓。今日本王请你来府上,便是要送你一桩大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