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文学

首页 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字:
关灯 护眼

第六章 乾元殿君臣密谈

        太安殿中,考生们的脸色都很差。

        即便他们承认在才学上比不过李青,那也不会相差太大。

        而那些自认为才学不弱于李青之辈,更是无法接受。

        尤其是宋功文和司马博彦二人,脸色阴沉的无比难看。

        “这寒门李青,真有惊世之才?”

        身为司马眕的孙子,司马博彦最了解他这个爷爷。

        从小到大,对自己极其严厉,从未从他口中听到一句夸赞之词。

        可今天却对李青的策论给予了如此之高的评价。

        甚至老古董杨郢都称之为千古第一阳谋。

        他的心乱了。

        越乱,脑海就越糊涂,越想不出如何解决藩王之患。

        不提满殿学子全都被李青搅的满脑空白,此时他已经随天符帝来到了乾元殿。

        乾元殿,是大周皇帝日常处理政务以及看书之所在。

        与太安殿的恢弘不同,这里更加精致、奢华。

        铺在地面的毯子,都是以赤熊皮制成。

        点缀镶嵌在四周的宝石,更是李青只在传闻中听说过的灵石。

        最最夸张的,当属那张龙椅——以蛟龙筋骨打造而成!

        “赐座!”

        一进乾元殿,天符帝就给李青和另外四位阅卷大臣赐座。

        还未等众人坐定,他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长青,将这推恩令细细说于朕听。”

        每一位拥有宏图伟业的帝王,就没有不想削藩的。

        天符帝更是如此。

        可先帝削藩,从而导致七王之乱,让他执政数十年都不敢乱来。

        本来此次殿试的策题,也是一众世家集体推波助澜所致。

        世家不利于皇权集中,那些不听话的藩王,同样不利于世家的利益。

        天符帝对殿试策题本来也不报任何希望,没想到还真有人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给了他一个意外之喜。

        面对目光炙热的天符帝和四名朝廷重臣,李青并未惶恐,而是不卑不谦。

        “藩王世袭,于朝廷不利。历朝历代以及先帝削藩的事例在前,通过强硬的手段来对付各地藩王,必定会引起大乱。

        学生起于微末,见过普通百姓分家,无论长子还是次子,都能得到一份家产。

        而藩王世袭,仅嫡长子继位。其余嫡子、庶子,无法继承封地。

        今日听到殿试策题,便想到了推恩令。

        倘若陛下下令,藩王之子,无论长幼嫡庶皆有继承权。

        嫡长子继承王爵之位,其余子嗣降至侯爵。

        几代之后,藩王们的地盘和封地,不知不觉就被分裂成数十份甚至上百份。

        即便后世藩王有异心想要和朝廷对抗,也只能无济于事。”

        李青话音刚落,天符帝和四名阅卷大臣立马纷纷喝彩。

        “好一个推恩令!”

        “困恼无数年的难题,竟然就这样兵不血刃的解决了。”

        “此计妙就妙在不怕被各地藩王识破,即便他们识破这一计谋,也不得不分封下去。”

        “没错,自古只有嫡长子能继承王爵,其余诸子根本无法继承封地。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做父亲的,哪能舍得疼爱的儿子沦为庶人?即便他心肠硬,又哪里顶得住妻妾们在耳边吹的枕边风!”

        众人越是琢磨,越是能感觉到推恩令的妙处。

        天符帝坐在龙椅之上,满脸笑意藏都藏不住。

        “来啊,给朕的麒麟才子上茶。”

        内务省大太监心领神会,赶紧取来宫中最好的龙涎茶。

        李青喝过鹤涎茶,非常震惊它的功效。

        如今一喝龙涎茶,才发现远远不是鹤涎茶所能比拟。

        二者之间,如同云泥之别。

        甚至胸前读书养出来的气,也更加凝练了一些。

        “今日托长青之福,老臣也喝到一回龙涎茶了。”

        殿阁大学士杨郢显然心情极好,一改往日的死板严谨,破天荒的开起了玩笑。

        “好你个杨郢,这是怪朕小气?平日里你可没少在朕这里蹭茶喝。”

        天符帝也心情很不错的笑骂道。

        与旁人不同,杨郢曾是天符帝的伴读,两人自幼一起长大,关系十分亲近。

        如今又是诸位皇子的老师。

        满朝文武,可以说他是最得天符帝信任的大臣。

        乾元殿内,气氛十分融洽。

        李青放下茶杯,道:“陛下,推恩令虽能兵不血刃的解决藩王之患,却有一致命的缺点。”

        “嗯?”

        天符帝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

        其余四位大臣,也收起了笑颜。

        天符帝看向丞相司马眕,道:“丞相,殿试尚在进行,还需你等去主持。”

        司马眕四人一愣,但也瞬间明白了天符帝的意思。

        那就是接下来的对话,并不想让他们知道。

        四人心领神会的起身:“臣等告退。”

        看着四人离去的背影,天符帝问道:“长青,可知朕为何要屏退丞相等人。”

        李青稍作思索,心中便已经有了答案。

        “四位大人皆出自世家,陛下固然担忧藩王之患,但更担忧的却是世家之患。”

        藩王造反,打来打去天下还是自家人的。

        但世家做大,那就是改朝换代,皇权易主!

        因此,有些东西不能被世家所知。

        即便那四位阅卷大臣是天符帝所仰仗的股肱之臣。

        “不愧是能想出推恩令的麒麟之才,你看的果然透彻!”

        天符帝深深的看着李青,对他越来越满意。

        “世家把持朝政,朝中大臣,多数出自各大世家。尤其是地方基层官员,更加严重。若是他们联起手来,即便是朕的旨意,也传达不出盛京。”

        李青心中大惊,这可是涉及到皇帝颜面的大事,没想到天符帝竟然就这么跟他说了。

        “你不必惊慌,你有大才,朕要重用你,便不怕跟你说这些。”天符帝看出李青心中的忧虑,“好了,今日暂且不谈世家。你且说说,推恩令的致命缺点。”

        好一个帝王心术。

        天符帝之所以说这些,无非是看重李青寒门身份,再加上的确有才,所以故意如此笼络他。

        被一个皇帝如此推心置腹,哪个寒门不肝脑涂地?

        李青收敛心思,道:“虽然藩王拥兵自重,会威胁到朝廷的安全。但他们也起到了制衡朝堂权臣的作用。

        若无藩王震慑,将无人能够制衡权臣。

        这些权臣,又个个出自世家。届时,改朝换代也在他们一念之间。”

        天符帝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

        藩王虽然给朝廷带来巨大的隐患,却也变相的制衡了权臣世家,变相的保护了朝廷。

        天符帝的脸色无比凝重。

        “既然你敢写出推恩令,想来也有解决的方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