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文学

首页 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字:
关灯 护眼

第八章 前途一片光明

        大周殿试,都是当日出结果。

        日暮交卷,一百多份试卷,四位阅卷大臣轮流传阅。

        几个时辰之后,直至夜深,才评定了此次殿试的排名。

        又由殿阁大学士杨郢将各学子的名字,一一书写在金榜之上。

        丞相司马眕手捧金色的榜单,在所有学子紧张的注视之下,交给了天符帝做最终确认。

        天符帝拿起榜单一看,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名字,赫然就是李青。

        “嗯。”

        天符帝微微点头,李青的推恩令一出,其他学子压根没有竞争力。

        四位阅卷大臣即便出自世家,也不敢在这个关头明目张胆的打压排挤寒门。

        要是将李青排在后面,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藐视皇权。

        “请陛下钦点一甲。”

        殿阁大学士杨郢说道。

        一甲当场授职,起点之高,远非后面的进士所能比拟。

        被有事之人称为新一辈四大才子,还有那些志在一甲的学子们,全都身体紧绷,屏住呼吸,像是在忐忑的等待命运的审判。

        天符帝扫了一眼太安殿内的诸多学子,声音爽朗道:

        “泱泱大周,才子无数。尔等能从百万学子当中脱颖而出,都是我大周贤才。望尔等日后,能够殚精竭力,报效朝廷,造福百姓!”

        说完开场白之后,天符帝看向李青,“临平府李青,起于微末,勤学好进。今对策推恩令,堪称千古第一阳谋。此策一出,将解我大周藩王之患。金科状元,当为李青,赐进士及第!”

        “谢陛下!”

        李青心中大定。

        被点为状元,官场生涯将会顺利无数。

        一甲当场授职,状元更是直接授予翰林院修撰一职。

        翰林院修撰,从六品。

        主要职责为掌修实录,记载皇帝言行,为皇帝讲讲经史,也会参与一些典礼文稿的草拟。

        官级虽然不高,却相当于皇帝的秘书,能够经常在皇帝面前露脸。

        只要有真材实料,就能得到皇帝赏识,可谓是前途无量。

        其余学子闻听天符帝钦点李青为状元,心中虽仍旧不服。

        但不再是学识策论上的不服。

        而是憋屈李青区区寒门,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他们死死压在下面。

        “金科榜眼,孔德祥,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

        “探花,王琰,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

        若无李青,既定的状元将会是王琰,孔德祥为榜眼。

        现在李青被钦点为状元,王琰和孔德祥的名次自然要往后顺一顺。

        只是王琰相貌上远远优于孔德祥。

        因而孔德祥的顺位没变,反而是王琰的顺位直接下降两名,成了探花。

        眼看孔德祥、王琰二人被点为榜眼、探花,与他们齐名的宋功文、司马博彦二人,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被冠于四大才子之名,却连一甲进士都进不去,这脸丢的太大了。

        天符帝钦点一甲三人之后,二甲进士和三甲进士,则有内务省太监总管唱名。

        这些人无法授职。

        只有通过了后续的考试,合格者才能被授予翰林院庶吉士。

        又三年,考试再合格者,则授予翰林院检讨,从七品官职。

        这个起点,和从六品的翰林院修撰以及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相比,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太安殿唱名结束,内阁殿大学士杨郢上前一步,拦住了正欲离开的天符帝。

        “陛下,按礼制,当授状元翰林院修撰。”

        众人闻言,这才反应过来。

        他们只沉浸在李青被钦点为状元当中,却忘了天符帝还未给李青授职。

        天符帝看了看李青,道:“李青授职之事,朕另有安排。着李青明日游街之后,即刻入宫参加朝会。”

        说罢,大步流星的离开太安殿。

        留下一众大臣和学子们呆愣在原地。

        参加朝会?

        陛下这是要李青上朝议事?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仅仅只是这一个信号,就能让他们联想许多。

        天符帝这是要重用李青!

        甚至是启用寒门!

        “恭喜李兄三元及第!”天符帝走后,孔德祥笑意融融的走了过来,“李兄以寒门之身连中三元,堪称天下士子的楷模。你的事迹,日后一定会被传唱下去,青史留名,成为一段佳话。实在是羡煞我也!”

        李青对孔德祥拱了拱手,道:“孔兄过奖了。”

        “在下清源王琰,见过李兄,孔兄。”

        就在李青和孔德祥交谈之时,探花王琰也走了过来。

        “李兄,削藩之策,我绞尽脑汁,才勉强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你那推恩令,究竟是何,竟让陛下和四位阅卷考官如此推崇?”

        一听王琰发问,其他学子也个个好奇。

        也不着急离开,就站在原地想听一听推恩令。

        殿阁大学士杨郢见状,赶紧制止,他瞪了王琰一眼,呵斥道:“这不是你该打听的!”

        说罢,又转头对李青说道:“推恩令乃朝廷机密,在陛下下令推行之前,无论是谁向你打听,都不得泄露。”

        “是。”

        李青应了一声。

        一份考生的策论,竟被堂堂殿阁大学士誉为朝廷机密,这让其余学子又是惊叹又是好奇。

        但无论怎么样都不敢继续发问,只能回去让家中长辈去打听了。

        杨郢又道:“我观你书法,仍有诸多瑕疵。得空之时,可到我府上坐坐。”

        “承蒙杨大人厚爱,学生得空定去府上叨扰。”

        杨郢书画双绝,在大周士子耳中如雷贯耳。

        李青的书法,全都是自己根据前世的楷体瞎琢磨出来的。

        若有名师指点,进步会非常快。

        对于杨郢的邀请,他自然不会故作清高拒绝。

        至于杨郢出于何种目的要提点他这个小辈,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

        一旁的丞相司马眕,也笑呵呵的走了过来,“杨学士的书法,冠绝大周。长青你要好好学才是。我府上亦有不少孤本典籍,长青若是有兴趣,可来府上借阅。”

        “多谢丞相。”

        面对丞相司马眕的示好,李青同样行礼致谢。

        其余学子见朝中两位权臣都如此明显的交好李青,就像吃了柠檬一样,感到无比酸涩。

        同样是考生,同样是进士。

        但进士和进士之间的待遇相差实在太大了!

        他们引以为傲的出身,此刻在李青面前压根就不值一提。

        考生们一个个沮丧的离场。

        刚出皇宫,李青正准备回酒楼休息,孔德祥却拉住了他。

        “李兄,先不急着回去。有些事我必须要跟你说,关于淮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