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文学

首页 医路坦途
字:
关灯 护眼

162 来,表演一个

        阴历阳历,这玩意到底怎么来的,张凡不甚了解。不过说良心话,对于阳历的新年,除了上下级文件里的重视以外,好像大家都不怎么操心。

        2014年一月一日和往年一样,没啥区别。一周之前,茶素医院的办公总务系统,就已经把未来一年的目标追求填的满满当当的,也把上一年的成果和不足写的像那么一会事情。

        其实这里面正儿八经认真实施的很少,大多数都是按照常规,萧规曹随的往下进行的。比如心内科的14年的计划要普及高血压讲座100场,降低茶素地区高血压不耐受性的多少多少百分点。

        说实话,这都是胡扯的,就是堆积数字,上级下的任务不切实际,下级完成任务也是糊弄。三天一场的讲座,不说什么医生准备之类的问题,首先找听众都是个问题。

        医院的讲座,绝对不是买保健品那样说话好听,又发鸡蛋的,就是一些枯燥的医嘱,这个不行,那个不容许,谁愿意没事来当学生被调教呢。

        这种开年的第一天和平日里没啥区别,就是领导的会议略微有点多,不过今年的第一天,茶素有点不太一样。

        因为茶素医院的科研教头要结婚,而且还是和院长的小师哥。

        茶素医院的别墅区里,挂满了大红的喜字,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起来的,但凡是小区地面上的窟窿,都用红纸给贴起来了。

        赵燕芳的别墅里,老赵五点就起来接受化妆师的化妆了。她这前半辈子就没这么化过妆,平日里着急的时候,甚至洗把脸就走,油都不抹,所以坐在化妆镜前的老赵,略微有点不是那么适应。

        老赵的父母也接到茶素了。以前的时候,赵燕芳说是来茶素,父母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失落感的。

        自家的姑娘从小就是学霸,而且一路读书读到了头,首都魔都留不住,怎么也要留在其他大城市吧。

        结果没想到,兜兜转转的姑娘竟然跑到了这么一个地方。老赵父母嘴上说只要女儿愿意就行,其实打心眼里不是很乐意,而且结婚的对象又是个二婚,据说是个很厉害的专家,不过老头老太太对这个厉害,心里还是大打折扣的。

        厉害能到这种小地方?

        来之前不满意,不过来了以后,老头老太太就有点不知所措了。

        住的是别墅,开门就能看见一颗颗比人都粗的大树,碧绿色的茶素河就像是自家的门前财水一样。

        而且家里的用具也看着好像很不错,这才让老头老太太心里踏实了一点,就算偏远,也照样是华国的底盘不是,等老头老太太去了一趟茶素医院后,心里的不放心彻底的消散了。

        医院太大了,这哪里是茶素市啊,直接可以说茶素医院的茶素市。整儿茶素市被茶素医院影响的太严重了。

        走到哪都好像能看到什么什么然后挂着茶素医院联合,甚至城市的高新区进去,直接就像是进入茶素的三产公司一样,全挂着医院的名号。

        “这些都是赵燕芳博士的功劳,这些一幢幢一栋栋拔地而起的大楼,都是赵博士的心血,都是赵博士的成绩啊。”老陈陪着两老人转了一圈后,老人都有一种自家女儿来这里真没来错的感觉。

        其实老陈说的没啥错,医院现在能有如此的底气,可以说止吐药的成绩占了很大一部分。

        生活工作方面老人很满意,本来对于二婚的女婿心里也有点疙瘩,而且还是有了以后才通知的,这种强行上车补票的感觉,对老人来说很难受。

        可见到路宁后,老人除了对头发不多有点意见以外,其他也算满意,文质彬彬白白净净的一看就是个学者。

        让教头的父母满意,这是张凡强调过的,张凡觉得自己对赵燕芳比小师哥用心。小师哥就是翘翘芽儿,泰迪一样的弄大了对方的肚子以外,其他方面真没啥用心。

        安抚家属,以前的时候,是欧阳干的事情。这种事情,欧阳干的很累,说实话有时候面对单位的家属比面对茶素政府的领导都还难。

        以前的时候,医院不大,单位家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找到院长这里来。

        男医生赌博不养家了,找小三劈腿了,家长里短的,欧阳都要想办法灭火搞安定。

        轮到张凡安抚家属的时候,就轻松多了。小事一般不会也不敢来找张凡,一般都是普通人认为的大事。

        其实这种大事才好干,比如孩子上学没学区,这种事情对于普通人来说,真的很难很难,对于张凡来说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

        比如家里父母爱人生大病了,没钱了,找到张凡,张凡能减免的全都给减免了,甚至还能帮着找点各种援助。

        至于两口子闹矛盾这种事情,以前会找领导,现在几乎没人找了。不知道是因为张凡年轻,或许觉得张凡这条路最好还是能不用就不用吧!所以,一个单位一个人,绝大多数的苦恼都是因为钱的缘故。

        清晨,老天爷很给面子的万里晴空。冬日的茶素,湛蓝的天空中,虽然风是冷寂的,但干净。远瓦蓝瓦蓝的天际下,雪白雪白的天生悬挂在天边,白至极蓝至极。婚礼车队从医院小区出发了,清一色的越野车队,张凡的酷路泽大头。

        茶素,边疆在车的方面很特别,凑一队奔驰宝马的不太容易,可凑个越野车队就简单多了,光茶素医院就能给你凑起来。

        张凡的车是小车班的班长开的,宽阔的马路上,市民们好奇的看着从医院出来的迎亲队伍。

        今天医院的人,张凡也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值班的医护都来参加婚礼了。

        赵燕芳的别墅里,一群往日里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女医生们,今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各色的毛衣各色的外衣竟然显的比往日里漂亮了许多。

        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商量着怎么堵门,怎么难为结亲的,王红带头在别墅里各种的设置障碍。

        赵燕芳的父母深怕这边冷清没人气,现在一看,乖乖准备的糖果估计都不够,老两口乐的嘴都合不拢,人不就是这样吗,结婚的时候有人来,死亡的时候有人送。

        “姐妹们,往日里在医院里,咱们都是受气的,今天一定不能轻易放过他们啊!”

        “好!”众人大声的符合。这话说的有点违心,王红是挑事的,她估计是真受气,其他人未必。

        几个邵华找的伴娘诧异的看着一群往日里安静严肃的医生护士,反差大的都不不敢附和了。

        伴郎是张凡给找的,马逸晨、许仙一群单身狗让张凡拉来了,穿着板正的西服。

        邵华找伴娘费了好大的功夫,张凡特意说了,不能太年轻,不能太漂亮,要凑八个,最后一个实在没人,只能贾苏越来参加了。

        贾苏越本来是不太乐意的,“超过三会伴娘就嫁不出去了,给你当了一会后,我现在已经很艰难了。”

        “今天医院年轻医生多,说不定,你就看对眼了。”邵华不负责任的忽悠贾苏越,“你不能穿高跟鞋,别化妆太精致,随便一点,随便一点,你就是凑数的。”

        鞭炮声中,车队进入了茶素医院的别墅区。在茶素,除了政府有别墅区以外,只有茶素医院有别墅区。

        所以别墅区里,全都是医院的人,各家各户都如收费站一样,过一家就要被拦下来。

        路宁的婚礼说实话,比张凡的婚礼更盛大。

        宽阔的别墅大门口,王红如同二哈一样,从窗户里只露出个脑袋,“表演个节目,你们伴郎团表演个节目。”

        然后里面一群露不出头的妹子们齐声喊:“表演,表演!”

        因为都是医院的,几乎都不喝酒,就算喝酒的,在一群人中也会装着不喝酒,所以也没啥深水炸弹之类的门槛。

        别看许仙、马逸晨这些家伙是学霸,可唱歌跳舞真的难为不到他们,虽然老路结婚仓促,他们也就昨天晚上商量了一下,八个人黑西装黑皮鞋白袜子,虽然怪异点,可站成一排,齐刷刷的跳起了杰克逊的舞步。

        真的有一种青春的感觉。

        跳完还不算,里面还是不开门,竟然让新郎的家属表演节目,这尼玛路宁来这边就一个人,哪有家属。总不能让卢老爷子出来唱个东方红吧。

        张凡用眼睛瞅着王红,可王红就是想没看到一样。

        没辙,起哄的人太多,张凡只能勉为其难的出来。

        说真心话,他真没准备,跳舞,他不擅长,唱个,他没拿手的。

        “两只小山羊,两只小山羊。”

        周围的人,哈哈大笑,门内门外的都开始喊了。

        “这就是你们院长啊,好年轻啊!”赵教头的爹娘也乐的趴在窗户边上看表演。

        张凡尴尬的,也不知道谁给塞进来了个话筒,这是让张凡大声的丢人啊。

        “两只小山羊,吃草着类……”

        张凡的歌声一起,哄笑声四起,张凡也豁出去了,爱笑不笑的,反正他现在脸皮也厚。

        越唱越欢快。

        宴会上,领导们来的也很多,很给面子,欧阳做为领导上台江湖,讲讲革命的爱情这个欧阳拿手。

        当凉菜都还没上完,张凡的电话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