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文学

首页 医路坦途
字:
关灯 护眼

164 宝贵的财富

        张凡的命令,不光让茶素医院整体运动起来,而且让事发地周边几个县乡的医院也运动起来了。各种120朝着事发地赶。

        不过在边疆,地域面积太大了。有人说过,不来边疆不知道边疆有多大,这句话绝对是没错的。这地方,有的时候一个乡的地域面积或许就比某些合不起来的省份的市区大。

        往往这种命令下到县级医院,根本没用,说不定离事发地两三百公里呢,等他们过去黄花菜都凉了。

        张凡直接给乡镇医院打电话,甚至给牧区的牧民们打电话。只要离事发地近的地区,张凡就开始打电话。

        前几年欧阳专门给张凡开的飞刀票不是白开的,很多人都说张凡跋扈,都把茶素地区的手术垄断了。

        当时看着的确是有点跋扈,不过现在好处显现出来了。一群大佬围在张凡的身边,有鸟市的领导,有茶素的领导还有华能的领导。

        一个又一个的眼巴巴的看着张凡。

        救援拼的是什么,拼的其实是时间,这玩意时间快了,就等于是在减缓伤情。比如说,有大出血,半个小时和两个小时得到救治,绝对是天上地下的。

        半个小时进医院,主治医生都不用出手,安排个住院医带着实习生,毛毛糙糙的几针缝上去,看着如同补丁一样,又难看又让患者疼的喊爹喊妈。

        可一旦时间一长,出血量过高,弄不好半个医院的人都要参与进来的。

        “吐孙汗,你在哪?长话短说,你们部落的冬窝子是不是靠近黑山头。”

        “对啊,对啊,张院,家里人都好吗,你父母好吗,我们那个地方雪大,大家都藏在……”孟克院长接到张凡的电话废话多的。

        “别废话了,现在想办法联系你们部落的汉子,朝着克林沟出发,哪地方出车祸,现在我们这边已经拍飞机了,不过人手绝对不够。”

        张凡说话很不客气,但这种不客气,就是对人家的胃口。

        而且,这种时候,只有张凡知道,该联系什么人,什么人有能力去参与救援。

        这个就是对边疆的熟悉程度了,你现在让当地的百里侯,他都没这么门清。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联系人,张院,你放心,哥哥我……”

        “别吹牛逼了,我还忙呢!”

        挂了电话,张凡还不放心,转手又开始联系人。

        周围的人,就算是大领导,这个时候也静悄悄的,华能的老总这个时候心里对张凡的感激和那种莫名其妙的幸运感真的爆棚了。

        本想着让茶素医院做好救治准备,没想到竟然遇上一个大神,电话都能达到居无定所的牧区去,而且还能给人家不客气的下命令,求人家办事,感觉像是别人别人求他一样,太牛逼了,真的,这才是医生啊。

        “巴音其米格,我张凡。”

        “哥,家里都好吧,嫂子怀了没,明后天家里的马肠子也好了,我给你送……”

        “行了,先别说什么吃的了,你家冬牧场在黑山头是不是,赶紧喊上你们部落的人,带上马,带上保暖的衣物,去克林沟,那里有伤员,还发生车祸了,人一定要多。”

        蒙族的、哈族的、维族的、但凡在黑山头附近的,张凡都认识,这些人都是当地有点号召力的,当张凡一个又一个的电话打出去的时候,汇集在张凡身边的人,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心里还是放松了。

        而在黑山头脚下,一群群的人汇集起来,有男人,有女人,甚至有喇嘛。

        “阿达西们,张院求咱办事,克林沟有人受伤了,家里的男人带上马,现在就出发。”

        “阔可耶们,茶素医院的张院打来电话了,让帮个忙救人,走出发了,带上棉被,带上皮夹克。”

        “阿哈们,张院来电话了……”

        四面八方的骑士们,穿着厚厚的羊毛外翻的大衣,骑着高头大马,如同洪流一样,从各个方向朝着克林沟出发。

        如果站在天空上,可以看到,马群如同黑褐色的线条一样,朝着张凡所说的地方出发。

        而这个范围放大,公路上,国家补助下来的各种120也朝着事发地出发。

        马鸣声、警笛声,还有骑士们的长调声,就如同一个有一个的号角一样。

        这就是张凡这几年积累下来的最大的最宝贵的财富。

        茶素老大都没有张凡在基层这么大的号召力。

        天空中,茶素的花花已经出现在黑山头了,就如同信号灯一样,四周的人群目的更明确了,哟!哟!哟!

        一群一群不同部落、不同信仰、不同民族的人汇聚在一起,真的如同万马奔腾。

        当薛飞和徐阳下了飞机的时候,好多汉子们已经划着雪板下到了沟里。

        冻的快成冰棍的伤员,瞬间就被裹进了发着羊骚味的大衣里,真的,温热的味道,这辈子他都不会在嫌弃了。

        捆羊一样,一群群牧民们吧伤员捆了起来,然后人抬马拉,一个有一个的伤员被拉出了山沟。

        汗水、血水,汇集在这个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山沟里。

        当周边乡镇的120赶到的以后,呼吸面罩,止疼针已经实施了,现在他们搬运就行了,一个两个三个,120呼啸着离开山沟,朝着茶素出发。

        汽车里的电台中不停的发出各个汽车的信息。

        “谢谢,谢谢啊!”薛飞看着离开的伤员,着急的作揖感谢后,带着最重的两个伤员上了花花,他没必要感谢,但他就是想感谢。

        花花朝着下面的人群摆摆尾巴,点点头后,闪烁着信号灯朝着茶素飞去。

        看着已经控制住伤情的伤员,徐阳感慨的给薛飞说着:“以前只知道张院牛逼,手术做的好,今天才正儿八经知道,张院又多牛逼了。”看着越来越小的人群,徐阳接着说道:“估摸有一千多人吧?太牛了,直接把山谷都填满了。“

        薛飞也感慨着,“这都是张院前几年飞刀飞出来的情谊啊。别人飞刀要一千,张院只要六百,三百还分给当地的医生。大家觉得他傻,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不是张院傻,而是我们看不远。”

        花花呼啸着飞进医院,茶素的百姓们瞅着花花,特别是医院周围的小区百姓瞅着飞来飞去的花花,嘴上念叨着:“又显摆,又显摆,一周不这么飞一次,是不是深怕我们不知道医院有飞机啊。”

        可心里却是格外的踏实,因为他们知道,医院有能力最快的速度抢救出意外的患者。

        当患者全部获救,而且最严重的患者已经抵达医院后,华能的老总握着张凡的手,感激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真的,这一群人要是晚一点,其他的不说,光这个天气都能冻死几个。

        “张院客气的话我就不说了,救援的人真的需要感谢,需要重谢的,您给个办法,我绝不推辞。”

        张凡顾不上寒暄了,薛飞的电话已经进来了,“张院,一个摔伤和一个砸伤的伤员最严重,摔伤的患者满肺的湿啰音,已经呈现休克状态了,我判断肺内损伤严重,需要马上手术。砸伤的患者股骨骨折、骨盆明显变型,还有伤口冻伤,患者有明显呕血,腹腔脏器有明显的损伤,目前两位患者情况很严重。”

        张凡一边听,一边走,彻底没工夫寒暄了。

        “赵院,带上马逸晨王亚男许仙,在二号手术马上手术给骨盆骨折患者手术,你和马逸晨开腹探查处理腹腔损伤,让王亚男和许仙处理骨折。”

        “巴音,调出三组强力护士,进入二号手术室,患者估计很麻烦,一定要确保各科室的协调。”

        “欧院,肺部患者我去处理。”

        “行,你去吧,外面有我,你不用操心。”欧院的声音的特别稳定,就如同平常的聊天一样,极其淡定的声音,让张凡心里也安稳了很多。

        老太太这方面太厉害了,根本不怕事。

        茶素医院一共有三层手术室,而前五个手术室,是设备最好,面积最大的手术室。

        这个五个手术室没有确定给那个科室,随着医院越来越大,手术室的争夺也出现了各种问题。

        张凡不得不把手术划拨给各个科室,骨科有骨科的手术室,常规状态下,其他科室不会用骨科的手术室。

        因为骨科的手术室都是放辐射的,好多手术都要术中放射。普外、泌尿都有自己的手术室,就是或多或少了。

        当然了,公用的手术室,就是几个小科室的。

        但排号前五的手术室,不光不会制定给那个科室,甚至都不会做常规手术甚至一般性的急诊手术只要有空余的,都不会启用这前五的手术室。

        这五个手术室,就等于是茶素医院手术最后的防线了。

        二号手术室内,骨科普外的两个团队混合成一个团队,心内呼吸外援组已经全力用药,维系着患者将要崩溃的生命系统。

        说实话,这种意外性的损伤手术很残酷。

        因为这种手术,不会给医生取舍的选择。“尽量减少损伤和出血啊,血压已经控制不住了。”

        任丽眉头挂着一个川字,情况很麻烦,她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支持患者完成手术。